對于普通的異魔(mo),符(fu)王根(gen)本就(jiu)不huai)刈zhu)。因為,這些普通的異魔(mo)軍(jun)團,絕(jue)對是(shi)依靠(kao)更高級別的異魔(mo)命(ming)令行(xing)事,他們知(zhi)道的事情極少。

能夠被符(fu)王關注(zhu)的,至少也是(shi)達到了(liao)真王境級別的強者。

而符(fu)王探查的這段時間,他已(yi)經查探jiang)降(jiang)惱嬙蹙常 yi)經達到了(liao)二十名以yun)稀︰芟勻唬  qian)傳遞回來的消息絕(jue)無虛假。甚至,還(huai)略微低估(gu)了(liao)異魔(mo)的實力。

因為,符(fu)王所探查的界域,僅(jin)是(shi)整個天域,凡域也只是(shi)剛(gang)剛(gang)開始(shi)而已(yi)。

只不huai) 較衷諼 梗 fu)王還(huai)未察覺到有聖王存在。不知(zhi)道是(shi)還(huai)沒有遇見,還(huai)是(shi)那聖王的隱藏太過厲害。

突(tu)然間,正悄然前(qian)行(xing)的符(fu)王陡然間停住,他的視(shi)線(xian)緩緩的朝著下(xia)方看了(liao)過去(qu)。

在下(xia)方jiang)囊蛔zuo)星(xing)界之上(shang),連綿的異魔(mo)大軍(jun)幾乎覆蓋了(liao)整個星(xing)界。不huai) 綣jin)僅(jin)是(shi)這樣的話,並(bing)不足(zu)以吸(xi)引(yin)符(fu)王的注(zhu)意(yi)。畢(bi)竟,從降(jiang)臨以來,他見到jiang)囊炷mo)大軍(jun)已(yi)經不知(zhi)道有多少。

符(fu)王之所以駐足(zu),是(shi)因為他陡然感覺到四尊真王境強者的氣息,而且,其(qi)中至少有兩尊達到了(liao)御真境層次。

之前(qian)符(fu)王遇到jiang)惱嬙躋炷mo),雖然沒有獨行(xing)的,可是(shi),也大多是(shi)兩尊同行(xing),很少的可以達到三尊。而這里,竟是(shi)足(zu)足(zu)有四尊異魔(mo),很顯然,這里是(shi)異魔(mo)極為重要的一個聚點。

呼(hu)!

一陣清風飄(piao)過,虛空之上(shang),符(fu)王那原本就(jiu)極為淡薄(bo)的影子也徹底(di)消失不見。

下(xia)方星(xing)界上(shang),一座(zuo)黑(hei)色的大殿聳立,一尊尊異魔(mo)族(zu)的強者將(jiang)這大殿團團圍住。而在大殿之中,僅(jin)有四尊達到真王境的異魔(mo)。只不huai) 饉淖鷚炷mo)卻是(shi)靜靜cai)套zuo),並(bing)未交談。

“伏聖,聖王大人到jiang)di)何時到來?”一尊頭頂上(shang)長著赤(chi)色雙角的異魔(mo)朝著一尊籠罩在黑(hei)袍(pao)之中的異魔(mo)問道。

而就(jiu)在他發(fa)問shou) 保 蟺鈧 卸溉患浞鞁凰si)清風。

那雙角異魔(mo)眉(mei)頭一皺,朝著四方打量(liang)一番,隨後視(shi)線(xian)便(bian)是(shi)再度朝著那伏聖看過去(qu)。

伏聖的黑(hei)袍(pao)微動,好一會兒,一個嘶啞的聲音方才(cai)響起,“按照(zhao)大人傳來的消息,應該便(bian)是(shi)今日到達這里。要我說dan) 頤薔jiu)應該mei)涌kuai)速度將(jiang)凡域盡(jin)皆佔領,雖然有xing) 饕yi)一直在給我們搗亂,但是(shi),他們的實力顯然並(bing)不強大,為的只是(shi)拖延我們而已(yi)。”

“伏聖,我們行(xing)動稍(shao)慢,自然是(shi)有理由的。你要知(zhi)道,在這一段時間之中,僅(jin)是(shi)真王境的族(zu)人我們便(bian)已(yi)經損失了(liao)三尊之多。再者說dan) 切 饕yi)一直潛藏在暗(an)處,即(ji)便(bian)是(shi)我們想要找(zhao)到他們都無法做到……”

伏聖沒有在開口說話,也不知(zhi)道是(shi)贊同這雙角異魔(mo)的說法,還(huai)是(shi)根(gen)本就(jiu)懶得辯(bian)駁(bo)。

  …看,_正cj版O章(zhang)節上(shang)《●酷@Q匠S;網ˇ0 

大殿之中,再度恢復了(liao)平靜。

不知(zhi)道過了(liao)多久,陡然間,一huai)汕看笪薇鵲耐雇tu)兀的出現,四尊真王異魔(mo)先是(shi)一驚,隨後神色便(bian)是(shi)顯出恭敬之色。

“恭迎無血聖王大人……”

隨著他們四人話語(yu)聲落下(xia),一道血色的影子陡然間出現在大殿之中,這道身(shen)影,正是(shi)異魔(mo)五大聖王之中的無血聖王。

無血聖王踏前(qian)一步,坐(zuo)在了(liao)一張金色的蒲團之上(shang)。

隨後,無血聖王方才(cai)冷冷的說道︰“說罷(ba),凡域的行(xing)動,為何如此(ci)遲(chi)緩,甚至,三尊真王隕(yun)落,你等該當何罪(zui)!”

冰冷的話語(yu)讓四尊異魔(mo)心中一驚,隨後,他們趕忙拜倒在地,那雙角異魔(mo)小心翼翼的解釋道,“大人,在凡域出現了(liao)數十股實力不弱的隊(dui)伍,這些隊(dui)伍不斷獵yun)蔽頤且炷mo)的軍(jun)團,隕(yun)落的三尊真王,也是(shi)他們獵yun)彼 !/p>

“ba)廡 饕yi)實力不弱,而且潛藏極為厲害。到現在位置,屬下(xia)也未曾(zeng)發(fa)現他們的所在。而且,他們對于我們的行(xing)動掌控的極為詳(xiang)細(xi),每一次都能避過我們的陷阱和追殺bo)  /p>

“哼(heng),無能!”

面對雙角異魔(mo)的解釋,無血聖王冷哼(heng)一聲。“區(qu)區(qu)數十股小隊(dui)而已(yi),竟是(shi)讓你們踏步不前(qian),若是(shi)如此(ci),我們何時才(cai)能佔據三界?竟還(huai)連累同族(zu)身(shen)死,你們簡(jian)直罪(zui)不容誅(zhu)……”

“大人贖罪(zui)……”

感覺到無血聖王話語(yu)中的殺機,幾尊異魔(mo)趕忙拜倒求饒。

五大聖王之中,若是(shi)吞天聖王的話,眾人倒是(shi)並(bing)不擔(dan)憂,吞天聖王對于族(zu)人一向極為仁厚,即(ji)便(bian)是(shi)犯了(liao)錯誤,也並(bing)不會嚴厲處罰。然而,無血聖王卻是(shi)不同,即(ji)便(bian)是(shi)同族(zu),無血聖王也可能毫不留(liu)情的下(xia)殺手(shou)。

“大人,我等行(xing)動不利(li),自然是(shi)死罪(zui)。不huai) nian)在我等為族(zu)群征伐的份上(shang),還(huai)請大人原諒(liang)我等一次,我等定(ding)為族(zu)群死戰。”即(ji)便(bian)是(shi)黑(hei)袍(pao)伏聖,此(ci)si)桃彩shi)匆忙開口求饒。

無血聖王冷冷的掃視(shi)了(liao)他們一眼,隨後淡淡的說道︰“ba)庖淮危 就(jiu)跤肭嘈鬃越jiang)臨,再加(jia)上(shang)皇者賜(ci)予(yu)我們的底(di)牌,相當于四尊聖王級別強者,所以,我們必須要盡(jin)快(kuai)拿下(xia)天凡兩域,為皇者吞噬三界做好準備。”

“ba)庖淮危 nian)你們初犯,本jiu)躒哪忝且幻ming)。現在,即(ji)刻開啟對整個凡域的征伐,若是(shi)哪里有異變傳來,即(ji)刻通傳本jiu)  就(jiu)躉嶠jiang)那些螻蟻(yi)找(zhao)出來,一一滅(mie)殺!”

“謹遵(zun)大人之令!”

四尊異魔(mo)心中松了(liao)si)諂 廈  謨γming)。

“好了(liao),接下(xia)來你們全力出手(shou),剩下(xia)的便(bian)交給本jiu)醣bian)是(shi)。去(qu)吧……”

無血聖王話音落下(xia),幾尊異魔(mo)趕忙再度行(xing)禮,便(bian)匆匆退出大殿。然而,就(jiu)在他們即(ji)將(jiang)消失之時,無血聖王卻是(shi)再度問道︰“那三界尊主夜笑已(yi)經隕(yun)落的消息,你們可傳出去(qu)了(liao)嗎(ma)?”

用夜笑隕(yun)落的消息,讓三界眾強者絕(jue)望,這是(shi)皇昊乾下(xia)達的命(ming)令。所以,大軍(jun)征伐的同時,這個消息便(bian)是(shi)被異魔(mo)一族(zu)的強者,悄然傳了(liao)出去(qu)。

然而,陰差(cha)陽錯的是(shi),這一次三界的頂尖(jian)強者,竟然並(bing)沒有參與到這一戰之中,對于異魔(mo)的征伐也是(shi)置之不理。所以,過了(liao)這許久時間,這個足(zu)以驚天動地的消息,異魔(mo)竟是(shi)沒有得到任何回饋。

這也不奇怪,因為三界的頂尖(jian)強者,根(gen)本就(jiu)沒有得到這個消息。

  微信搜“酷匠好書”,關注(zhu)後發(fa)作品名稱,免費閱讀(du)正版全文!更新最(zui)快(kuai)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