嗡!

這時,蒼穹之上,突然(ran)間又是一道光芒閃(shan)爍。

而後(hou),眾(zhong)人凝神。

“又是一道天(tian)「皇」印記!”

“爭!”

不少人道。

天(tian)機坊推演,每個地方都將出現不少天(tian)「皇」印記。

這是一次絕佳(jia)的機會,若是錯過,便是徹(che)底與其(qi)他的天(tian)才拉開差距,而且不止是帝域(yu)內(na),其(qi)他的界域(yu),也bu)允淺魷終 tian)「皇」印記。

靈域(yu)、火(huo)域(yu)、雷(lei)域(yu)等皆存在(zai)。

但天(tian)「皇」印記的多少,也是與當初九域(yu)爭鋒有關(guan),諸如帝域(yu)、妖域(yu)、靈域(yu)的天(tian)「皇」印記便是極多。

而雷(lei)域(yu)、火(huo)域(yu)極少!

轟!

此時,面對著這一道天(tian)「皇」印記,其(qi)他的nan)蘗墩zhe)爭奪而去。

“凝!”

棺(guan)材之上,那人開口道。

一聲之下,那天(tian)「皇」印記,向(xiang)著其(qi)而去。

這讓(rang)其(qi)他的nan)蘗墩zhe)神色凝聚,即便是那鳳車(che)之內(na)的鳳凝,還有巨龍之上的甦盛,都是目(mu)光灼灼。

“我(wo)只取前三道天(tian)「皇」印記,若誰敢與我(wo)爭奪,死(si)!”懸棺(guan)之上,這男(nan)子開口,聲音,浩瀚無比!

哼!

但,此時一道lan) 咧 孕榭斬 /p>

而後(hou)一股氣息(xi)釋放(fang)。

這竟是準天(tian)帝之力!

一位年(nian)邁(mai)的天(tian)「皇」巔峰修煉者(zhe),竟是手持準天(tian)帝之物轟擊(ji)而來。

這讓(rang)此地的nan)蘗墩zhe)都是震顫無比,懸棺(guan)城內(na),不少修煉者(zhe)也都是駭然(ran)到了極致!

一些極為強大的勢力內(na),不少天(tian)才,早已(yi)是踏(ta)入到了天(tian)「皇」境(jing)界。

諸如甦族的甦辰,無雲(yun)山的周文(wen)同(tong)等人。

來此的,要麼年(nian)輕,要麼是埋葬了自己很多年(nian)的天(tian)才,亦或是來自天(tian)亙界域(yu)。

雖是爭鋒,但卻(que)沒想到,竟是有人動(dong)用(yong)了準天(tian)帝之力。

天(tian)「皇」爭鋒,已(yi)是如此。

很難想象,若是等到了天(tian)帝爭鋒,將會達到何等的層(ceng)次。

轟!

但此時,那懸棺(guan)之上的年(nian)輕人,目(mu)光冷凝,爆(bao)喝一聲,剎那間一股氣浪便是陡然(ran)而出。

這,竟是直接抵抗guan)×四親繼tian)帝的力量。

嘶……

所有人全都是駐足。

就(jiu)算(suan)是那出手之人,也是愣在(zai)了當場。

雖其(qi)只是天(tian)「皇」巔峰而已(yi),但準天(tian)帝之力卻(que)實(shi)實(shi)在(zai)在(zai)。

然(ran)而,就(jiu)算(suan)是如此,依(yi)舊是被抵抗而下?

這怎麼可能!

在(zai)片(pian)刻(ke)之前,這懸棺(guan)上的人,還只是準天(tian)「皇」巔峰而已(yi),如今,竟是達到了這般層(ceng)次?

嗯(en)?

老賭(du)鬼也是詫異到了極致。

  最l!新章A節(jie)kZ上酷匠k網0

這些年(nian)來,他見過最天(tian)才之人,莫過于(yu)林焱。

如今這一人,竟也是如此?

“懸棺(guan)城內(na),我(wo)無敵(di)!”

老賭(du)鬼默(mo)念,難道此人真(zhen)的能夠做到這般地步(bu)?

“他……難道就(jiu)是曾經的某位大帝,懸棺(guan)與此,吸(xi)萬古之靈氣,與這懸棺(guan)城已(yi)混若一身,這里便是其(qi)道場,無人可破(po)?”老賭(du)鬼凝神。

老騙子笑了笑,沒說話!

但,老賭(du)鬼確信,一定是如此!

“懸棺(guan)城的傳說,居然(ran)是真(zhen)的。昔日的大帝,重活一世,再度與世爭鋒,出場便是如此!不過,若是師兄在(zai)此,或許能夠與之抗衡吧(ba)!”一旁,賀(he)鳩開口。

“大胖子,你怎麼來了?”老賭(du)鬼看了賀(he)鳩一眼,嫌棄道,主(zhu)要是賀(he)鳩的肚(du)子太大了。

“等第四道天(tian)「皇」印記,你也去爭一爭吧(ba)!”老騙子看著賀(he)鳩道。

“是,師父!”賀(he)鳩一動(dong),也踏(ta)入半空之中。

“這大胖子,也夠死(si)皮賴臉che)模 且 han)你師父,不過這麼多天(tian)才,他能爭得到嗎?”老賭(du)鬼無語道。

“他好不容易(yi)這一世化為人族不易(yi)。”老騙子開口,倒是沒有說其(qi)他。

化為人族?

老賭(du)鬼訝然(ran),看著老騙子吐槽了幾句(ju)︰“說的好像是你知(zhi)道他前世是誰一樣(yang),還化為人族,他前世不是人族?”

只是,隨(sui)後(hou)他的目(mu)光,落(luo)在(zai)了那天(tian)穹之上。

轟!

此時,這前兩道天(tian)「皇」印記,已(yi)是全部被懸棺(guan)上的那男(nan)子奪得。

第三道印記而出,那天(tian)「皇」巔峰的nan)蘗墩zhe)冷嗤(chi)一聲,準天(tian)帝之力再度襲來,這直接惹怒了那懸棺(guan)上的男(nan)子,他猛然(ran)出手,竟是將棺(guan)材轟去。

以棺(guan)材為武器,狠狠砸落(luo)而下。

砰!

一道聲音響起,不止是那準天(tian)帝之力崩滅,就(jiu)算(suan)是這天(tian)「皇」巔峰的nan)蘗墩zhe)也只是化為了一道血霧(wu)。

此刻(ke),無數(shu)人凝神。

嘩(hua)!

三道天(tian)「皇」印記,直接落(luo)入到了他的額頭之上,讓(rang)其(qi)目(mu)光更(geng)是深(shen)邃了幾分。

“三道天(tian)「皇」印記,我(wo)已(yi)奪得,接下來,你們便爭奪吧(ba)。記得爭奪完畢,趕緊離開懸棺(guan)城,今日之後(hou)……若有人膽敢在(zai)我(wo)懸棺(guan)城內(na)搗亂,亦或是傷及我(wo)懸棺(guan)城子yong)瘢 wo)懸棺(guan)落(luo)下,震殺爾(er)等九族!”

這道聲音,充(chong)斥其(qi)內(na)。

聞言,四方震驚!

噗通(tong)!

下方,懸棺(guan)城內(na)的nan)蘗墩zhe),不少跪下。

“是……是他,真(zhen)的是他!”

“拜見懸棺(guan)大帝!”

頃刻(ke)間,不知(zhi)多少人匍匐在(zai)地。

這涉及到一個傳說,只是來自天(tian)玄(xuan)大陸、星空古域(yu)等界域(yu)的nan)蘗墩zhe)並不清(qing)楚(chu)。

但今日出手,卻(que)足以讓(rang)他們震撼。

懸棺(guan)城,水深(shen)無比。

“懸棺(guan)城的傳說是真(zhen)的,那其(qi)他的傳說呢?曾經的大帝,皆是一個時代的最強者(zhe),他們的手段(duan)在(zai)那個時代無敵(di),只可惜時代所限,讓(rang)他們無法達到更(geng)高(gao)的境(jing)界,如今大時代下,他們歸來!”不少天(tian)亙界域(yu)的天(tian)才,此時喃喃道。

嗡!

天(tian)穹之上,第四道天(tian)「皇」印記出現。

“嘿嘿,諸位別(bie)爭了,這天(tian)「皇」印記,是我(wo)的了!”

一道光影(ying)沖天(tian),快速無比。

眾(zhong)人沒有看清(qing)這人長什(shi)麼樣(yang)子,但卻(que)看到了其(qi)肚(du)子卻(que)是極大。

頃刻(ke)間,那天(tian)「皇」印記飛舞,直接被其(qi)力量所縈繞,直接被其(qi)一口吞掉了。

這一幕,所有人都傻眼了。

別(bie)人爭奪天(tian)「皇」印記,都是烙印在(zai)身體,或者(zhe)凝聚在(zai)額頭之上。

而他,一口吃了。

這是人做的事嗎?

“這是……”

一方,林聖等人凝神,他們皆是沒有動(dong),一直在(zai)等que)藕鮮適被 緗窨醋耪獯笈腫櫻 腿ran)一怔。

這是賀(he)鳩?

消(xiao)失(shi)了很多年(nian),他再度出現了!

只是,賀(he)鳩在(zai)此,林焱卻(que)已(yi)……

此刻(ke),虛空之內(na),林焱凝神,他本是要直接踏(ta)入帝域(yu)之內(na),但卻(que)感(gan)受到了幾道恢弘之氣,竟是有不少強者(zhe)在(zai)虛空深(shen)處(chu)的外圍矗立!

  微(wei)信搜“酷匠好書”,關(guan)注(zhu)後(hou)發作品名(ming)稱,免(mian)費閱讀正版全文(wen)!更(geng)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