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虛(xu)神山秘(mi)境中呆了約莫幾日(ri)時間,眾人再次離(li)去。

其實,比起火神秘(mi)境來(lai),虛(xu)神山秘(mi)境,還真的沒什麼好逛的……

這里沒什麼危險(xian),也沒有什麼能夠磨(mo)礪人的地方,甚至連山門(men)前的天梯(ti),她們都沒資格去闖(chuang),因為(wei),她們都是洞天境,?只有先(xian)天才能闖(chuang)天梯(ti)……

唯一能看看的,只有虛(xu)神山的宮殿!

不(bu)過,虛(xu)神山的宮殿,其實也沒剩下多少,有不(bu)少都在大戰中被毀滅了,宮殿中,也沒有什麼遺(yi)留的寶(bao)貝(bei),當然就(jiu)算有,夏紫和(he)火雲(yun)兒(er)也不(bu)好意(yi)思拿,畢竟(jing),這里是葉擎的地盤……

當然,這幾日(ri)時間里,葉擎也沒有閑(xian)著,而是煉制出了十(shi)多塊可(ke)以控制傳送(song)陣法(fa)的傳送(song)令牌。

葉擎手中的那塊令牌權限(xian)太高,而且給了別人,他(ta)自(zi)己就(jiu)用(yong)不(bu)了了,自(zi)然要(yao)掌(zhang)握(wo)在自(zi)己手里,可(ke)是他(ta)又不(bu)能天天留在秘(mi)境中,傳送(song)別人,所以選擇(ze)再煉制一些傳送(song)令牌,交(jiao)給心腹之人使用(yong)即可(ke)。

而且,這傳送(song)陣令牌連接的並不(bu)是主峰上(shang)xi)惱蠓fa),而是那個(ge)連通了莽荒城附近的死城!

死城中的尸骨早已經(jing)被葉擎清理(li)干淨,死城中一些有價值的東西,也被他(ta)一掃而空,只剩下一座(zuo)空城,不(bu)過有一座(zuo)空城,也總比rang)揮瀉茫 麼dai)可(ke)以讓(rang)從人間進入秘(mi)境的人可(ke)以有個(ge)居住(zhu)的地方……

從虛(xu)神山秘(mi)境中離(li)開,葉擎將傳送(song)令牌分別交(jiao)給甦(su)欣兒(er),何林,軒轅劍,龍老(lao),葉昊等人,而後余火雲(yun)兒(er)帶著眾多禁(jin)衛軍,準備重(zhong)新通過大夏北方草原的傳送(song)陣,返回天火古國。

他(ta)們已經(jing)進入人間幾個(ge)月(yue)時間了,也是該到了回去的時候了!

至于甦(su)欣兒(er)等人,葉擎並沒有打算直接帶著他(ta)們一起去那個(ge)世(shi)界,畢竟(jing),太危險(xian)了!

甦(su)欣兒(er),何倩,包括自(zi)己的那兩個(ge)弟子,還都只是先(xian)天境界,到了那個(ge)世(shi)界,就(jiu)完全(quan)是個(ge)普通人,隨隨便便一點交(jiao)戰的余波,都能把(ba)她們給殺死,葉擎可(ke)不(bu)想冒(mao)這個(ge)風險(xian)!

還是讓(rang)他(ta)們呆在渾源神教總部,或(huo)是去秘(mi)境修煉,都可(ke)以,反正,自(zi)己也留下了足夠的修煉功法(fa)!

從天星(xing)古國的寶(bao)藏中,葉擎得到了許多功法(fa),有xing)坑腥  懈哂械祝 鞘翹煨xing)古國為(wei)了再次崛起而準備的功法(fa)寶(bao)庫(ku),幾乎什麼樣(yang)的功法(fa)都有xiao)/p>

而現在,這批功法(fa),被葉擎復制了一份(fen),留在了渾源神教,當然,武盟和(he)聯邦政(zheng)府那里,也拿到了一部分修煉功法(fa)。

葉擎要(yao)走,那些禁(jin)衛軍,自(zi)然也要(yao)一同離(li)去,不(bu)過為(wei)了以防萬(wan)一,葉擎還是將獅(shi)駝雷錘(chui)兩個(ge)留下,有它(ta)們兩個(ge)凶獸血裔的八品元丹洞天境,足可(ke)以鎮壓一切動亂!

當然,?知道它(ta)們存在的人不(bu)多,只有葉擎身邊的少數人,之所以如此,也是龍老(lao)和(he)軒轅劍的提議。

畢竟(jing),聯盟和(he)武盟已經(jing)成立(li),軍隊也已經(jing)解散,但(dan)人間以前各國之間的勢力錯綜復雜,並不(bu)是這短短一兩個(ge)月(yue)的時間就(jiu)可(ke)以消磨(mo)掉的。

然而,葉擎的禁(jin)衛軍存在,對于這些有野心的家(jia)伙來(lai)說,是一個(ge)威懾,他(ta)們根本不(bu)敢有所動作!

  ;;看正版章(zhang)節上(shang)c◇酷(ku))-匠Uw網h︰0{A

但(dan)是當這些禁(jin)衛軍走了,那些野心家(jia)們會(hui)不(bu)會(hui)做出一些小(xiao)動作,甚至是趁機(ji)奪權呢?

在龍老(lao)看來(lai),是很有可(ke)能的,所以在有底牌的情況下,龍老(lao)也想看看,這平靜的聯盟之下,到底還隱藏著什麼樣(yang)的隱患(huan),趁著這次葉擎出走的機(ji)會(hui),想要(yao)來(lai)一次大清洗(xi),以鞏固(gu)聯盟的政(zheng)權和(he)武盟的地位!

對此,葉擎只是稍作考慮就(jiu)同意(yi)了,反正有獅(shi)駝和(he)雷錘(chui)兩個(ge)在,足可(ke)以鎮壓一切,他(ta)也不(bu)怕(pa)人間會(hui)大亂起來(lai),反而清除掉一些野心家(jia),對于人間來(lai)說,是一huan)檬攏/p>

葉擎帶著眾人,再次來(lai)到大夏北方的草原,打開了迷陣,迷陣中,還有一部分不(bu)死心的修士(shi),想要(yao)探索秘(mi)境。

對于這些家(jia)伙,葉擎沒有理(li),直接帶著眾人,穿(chuan)過秘(mi)境之門(men),再次出現在天火古國之中xiao) /p>

葉擎和(he)火雲(yun)兒(er)兩人重(zhong)新出現在天火古國,倒是引起了不(bu)小(xiao)的騷動……

畢竟(jing),前面(mian)進去的一批人幾乎沒有出來(lai)的,而後面(mian)進去的人,則是一個(ge)個(ge)陷入了迷陣之中,最(zui)後不(bu)得不(bu)原路(lu)返回。

而葉擎和(he)火雲(yun)兒(er)竟(jing)然進入秘(mi)境數月(yue)之久,他(ta)們或(huo)許知道些什麼……

然而,葉擎和(he)火雲(yun)兒(er)地位崇高,那些家(jia)伙雖(sui)然有信詢問,但(dan)葉擎和(he)火雲(yun)兒(er)不(bu)說,那些家(jia)伙,還沒有膽子逼問……

至于那些禁(jin)衛軍們,葉擎在下了禁(jin)口令的同時,每人還都得到了一些靈石賜予,自(zi)然也不(bu)會(hui)亂說什麼,甚至葉擎已經(jing)打算好了,這批禁(jin)衛軍,他(ta)也不(bu)打算還給楓皇了,留著自(zi)己用(yong)吧(ba),縱然這里面(mian)有一些探子之類的,也無關緊要(yao),反正,他(ta)們也接觸(chu)不(bu)到最(zui)核心的東西。

最(zui)多他(ta)們就(jiu)知道新出現的太極山秘(mi)境和(he)自(zi)己有很大的關系(xi),至于更多的東西,根本打探不(bu)到。

畢竟(jing),在人間的時候,這些人也只是執行了一些斬殺任務,絕大部分時間,都是將他(ta)們安(an)排在一起,並沒有讓(rang)他(ta)們隨意(yi)外(wai)出。

至于戰王派(pai)遣給自(zi)己的護(hu)衛隊,知道的就(jiu)稍微(wei)多一些了,不(bu)過他(ta)們是戰王的人,還是更加值得信任一些!

“火雲(yun)兒(er),冰(bing)稜宗,我勢在必得!”

出了傳送(song)陣,葉擎他(ta)們回到了太極城,還是葉擎原本居住(zhu)的那個(ge)地方,在火雲(yun)兒(er)告別之前,葉擎起身道。

“我明白,不(bu)過你要(yao)知道,冰(bing)稜宗並不(bu)好熱,冰(bing)稜宗的開山老(lao)祖還活著,絕對是封(feng)侯巔(dian)峰的強者,而且你們是客(ke)場作戰,冰(bing)冷老(lao)祖的老(lao)巢必然布置(zhi)了不(bu)少有意(yi)與(yu)他(ta)戰力的陣法(fa),就(jiu)算是我天火古國不(bu)插(cha)手,冰(bing)稜宗老(lao)祖也有一些知己好友(you),而你身邊只有神槍候一個(ge),雙拳難敵四手,你未必是其對手!”火雲(yun)兒(er)道。

“我明白,只要(yao)你們天火古國不(bu)插(cha)手就(jiu)好,否則的話,我會(hui)很為(wei)難的!”葉擎道。

“葉擎,冰(bing)稜宗的人,確實是對你的家(jia)鄉造成了很大的傷害,不(bu)過這些罪魁禍首都jia)丫jing)死了,為(wei)了他(ta)們,再和(he)冰(bing)稜宗的老(lao)祖對上(shang),值得嗎?再說,冰(bing)稜宗的許多人,也是無辜的……”火雲(yun)兒(er)嘆息道。

“你說的有道理(li),冰(bing)稜宗其他(ta)人是無辜的,既然如此,我就(jiu)先(xian)禮後兵(bing),讓(rang)冰(bing)稜宗的人,交(jiao)出冰(bing)軒道人,此事可(ke)以作罷,否則的話,就(jiu)不(bu)要(yao)怪我手下無情了!”葉擎深吸一口氣道。

其實,罪魁禍首,確實都jia)丫jing)死個(ge)差不(bu)多了,全(quan)部被葉擎當著全(quan)國民眾的面(mian),處以極刑!

但(dan)是葉擎心nao)械哪槍善 que)還沒有完全(quan)消散……

冰(bing)稜宗對大夏造成的傷害太大了,對天雲(yun)山造成的傷害也太大了,他(ta)之所以還會(hui)選擇(ze)出來(lai)找(zhao)冰(bing)稜宗的麻煩(fan),甚至有想法(fa)毀掉整(zheng)個(ge)冰(bing)稜宗,最(zui)大的原因是,自(zi)己的那三位師父!

陪伴了葉擎長大的三位師父,根本沒有撐到葉擎的到來(lai),便在之前雙方的一次次交(jiao)戰中,全(quan)部陣亡,這也是葉擎怨氣難解的最(zui)大原因!

然而,他(ta)畢竟(jing)是不(bu)是殺人狂(kuang)魔,人間的事情,也只是進入人間的那些冰(bing)稜宗修士(shi)所謂,強行將所有的罪責,施加在所有冰(bing)稜宗修士(shi)的頭上(shang),也很不(bu)合(he)適(shi),畢竟(jing)他(ta)受到的是現代教育,和(he)這里的強者為(wei)尊(zun)不(bu)同,對于人命,要(yao)比其他(ta)人尊(zun)重(zhong)的多!

  微(wei)信搜“酷(ku)匠好書(shu)”,關注後發作品名稱,免費閱讀正版全(quan)文(wen)!更新最(zui)快(kuai)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