眾多強者對yun)右yi)眼面面相(xiang)覷。

往屆來(lai),能到(dao)達前五彼此之間的差距都不大,縱然有也只是一(yi)些(xie)旁枝微末的細(xi)微差距,可(ke)眼下望去這差距可(ke)不是一(yi)般的小。

“被人秒敗!”他(ta)們低(di)語,仔細(xi)打量二人又道︰“還是被人越境秒敗!”

這一(yi)刻,他(ta)們若有若無(wu)的落在白發(fa)男子還有慵懶老者身上了(liao),這二人直說這一(yi)屆的天才都極其的出眾,前十隨便(bian)一(yi)人放在歷屆都屬于奪冠(guan)的熱rang)擰/p>

然而眼下則是讓(rang)他(ta)們期待的心(xin)一(yi)下失(shi)望了(liao)過去。

“可(ke)能……是他(ta)們太強了(liao)!”哪怕(pa)是白發(fa)男子都摸了(liao)摸鼻子,一(yi)時(shi)間不知(zhi)道該怎(zen)麼說話了(liao),秦天爍的強這是無(wu)可(ke)置疑(yi)的,連軒轅漠都敗在了(liao)他(ta)的手zhong)小/p>

只是可(ke)惜,他(ta)挑戰(zhan)了(liao)不該挑戰(zhan)的人,讓(rang)他(ta)連一(yi)點的驚艷(yan)都沒綻放。

“嗯!”

那qie)├空  詘追fa)男子的面子都輕輕頷首,然而一(yi)個個是怎(zen)麼想(xiang)的只有他(ta)們最(zui)清楚了(liao),連別人的法相(xiang)都沒逼po)瘸隼lai),又怎(zen)麼好意思來(lai)談強?

唐雲(yun)則極其平靜的看著這一(yi)幕,秦天爍強就強在了(liao)劍道,偏(pian)偏(pian)凰的強也是功伐,兩者之戰(zhan)凰本來(lai)就是穩勝之局(ju),再加上先前破(po)了(liao)一(yi)境這取勝也極其的正常。

下方,秦天爍只感覺整個身子都要散(san)架了(liao),口中(zhong)的血(xue)液不斷的噴涌,夾(jia)xing)恿liao)sou)xue)沫子,他(ta)雙眼睜的渾圓死(si)死(si)的盯著那個絕世(shi)女(nv)子。

他(ta)不甘心(xin)。

這一(yi)戰(zhan)的重要性(xing)他(ta)如何不清楚?

這般犀利(li)的落敗,哪怕(pa)是之前看重他(ta)的人怕(pa)都要猶豫起(qi)來(lai),他(ta)想(xiang)掙(zheng)扎(zha),然而卻連動彈一(yi)下都覺得(de)撕心(xin)裂(lie)肺,不由他(ta)慘(can)笑了(liao)起(qi)來(lai)。

完了(liao)。

凰立(li)身在虛空當中(zhong),與眼下是如何的耀眼,手zhong)械姆教(jiao)旎  乖陲o2ming)。

“我(wo)認(ren)輸(shu)!”秦天爍淒慘(can)道。

已經這樣(yang)了(liao),縱然還能戰(zhan)也注(zhu)定要落敗,畢竟還有數位(wei)頂尖妖孽在一(yi)側虎(hu)視眈眈,有一(yi)道光芒拂過將他(ta)排(pai)斥出了(liao)si)尢 /p>

林凡bing)/p>

夏(xia)皇飛二人見狀皆yun)強戳liao)一(yi)眼就收攏了(liao)目光,他(ta)們不會在落敗者身上有什麼停留,他(ta)們齊(qi)齊(qi)將目光望向了(liao)角(jiao)落處的唐雲(yun)。

“你我(wo)只見從東州相(xiang)熟,一(yi)路走來(lai)始終未有一(yi)戰(zhan),今日請賜教(jiao)!”

“我(wo)弟林同曾敗與你的手zhong)校 閱鬩睬qia)巧感一(yi)些(xie)興趣,你我(wo)之間便(bian)先來(lai)一(yi)戰(zhan)吧!”

兩人同時(shi)邀戰(zhan),那qie)┌醮喂壅zhan)的強者們都露出了(liao)好奇(qi)之色,先前是秦天爍的邀戰(zhan)這有是二人,他(ta)們觀望唐雲(yun)身上的修為(wei)為(wei)四人之底(di)。

夏(xia)皇飛,林凡,王境三重天。

凰,王境二重天。

唐雲(yun),王境一(yi)重天巔峰。

“莫(mo)非是想(xiang)要先解決這個修為(wei)最(zui)弱的人?”他(ta)們目光閃(shan)動沒hui)zen)麼想(xiang)過這是認(ren)真的邀請,畢竟中(zhong)間隔著的境chen)韁 釷翟謔翹 蟆/p>

“邀戰(zhan)嗎?”唐雲(yun)也將目光徘徊bing)/p>

“先讓(rang)給(gei)我(wo)吧!”兩人異口同聲,都不hui)zen)麼想(xiang)與一(yi)介(jie)女(nv)子交手,也不想(xiang)與彼此交手,反倒是唐雲(yun)感覺很強估計也強不到(dao)哪里去。

凰身後有一(yi)尊耀眼的法相(xiang)亮起(qi),並(bing)非是神(shen)凰而是一(yi)桿方jiao)旎   fu)在虛空當中(zhong),折(zhe)耀出璀璨的光輝(hui),讓(rang)她沐浴(yu)在光輝(hui)當中(zhong)︰“你一(yi)個,我(wo)一(yi)個!”

夏(xia)皇飛,林凡皆yun)俏? 迕mei)卻也知(zhi)曉這是唯一(yi)可(ke)選擇的。

  更新最(zui)U:快(kuai)Ay上》《酷y匠網l…0`+

二人不可(ke)能同時(shi)戰(zhan)jiao)圃yun),他(ta)們的驕jing)烈膊輝(hui)yun)許自己這樣(yang)做。

夏(xia)皇飛望向了(liao)唐雲(yun),哪怕(pa)是在等戰(zhan)也can)蝗緙ji)往的高貴而驕jing)粒 聿cai)頎(ken)長(chang)而英俊的他(ta)下巴(ba)微微揚起(qi),無(wu)形中(zhong)透著自己的傲氣。

林凡則稍(shao)對內斂can)恍xie)。

“他(ta)吧!”唐雲(yun)將目光落在了(liao)林凡身上,雖然他(ta)也很想(xiang)與夏(xia)皇飛一(yi)戰(zhan)然而林凡的身份讓(rang)他(ta)更加的感xing)巳?鬧萆僦zhu),能讓(rang)荒州老祖都俯首稱(chen)臣。

這種(zhong)人,想(xiang)必也很驚艷(yan)。

兩人對yun)鈾坪蹌芸賜副舜慫xiang),林凡的目光也閃(shan)過了(liao)異樣(yang),對這位(wei)從沒落之地走出還能帶領同伴(ban)走到(dao)這一(yi)步的人極為(wei)好奇(qi)。

兩人向著虛空前行(xing)。

浩(hao)大的戰(zhan)場也極其人性(xing)化的分隔出來(lai)。

風蕭(xiao)瑟,拂過戰(zhan)場,浩(hao)瀚空間,寂靜無(wu)聲。

唐雲(yun)周(zhou)身有一(yi)股耀眼的神(shen)華沖天而起(qi),這是他(ta)隨著時(shi)間而凝成的獨特氣質。

林凡則沐浴(yu)在神(shen)聖(sheng)的光芒當中(zhong),他(ta)的身後有一(yi)輪巨大的陣圖浮(fu)現,將他(ta)籠罩,垂下無(wu)盡聖(sheng)光。

“真的具(ju)備了(liao)爭奪第一(yi)的潛力!”bian)祭晾險咭燦幸yi)些(xie)夢wei)茫 ta)一(yi)開始雖有想(xiang)過卻不過轉瞬即(ji)逝,畢竟唐雲(yun)不過王境一(yi)重天,而眼下卻切(qie)切(qie)實實的走到(dao)了(liao)這一(yi)步,他(ta)的臉上不免泛(fan)hao)鵒liao)一(yi)些(xie)溫(wen)和的笑容(rong)。

“很不錯(cuo)!”白發(fa)男子也cai)訓de)的道了(liao)一(yi)句(ju)。

“年(nian)輕真好!”蒼穹(qiong)上的許多強者臉色也漸(jian)漸(jian)的肅(su)穆起(qi)來(lai),隱約有一(yi)種(zhong)熱血(xue),如回到(dao)了(liao)昔日自己站在此處的場景(jing)。

身後,落日山頂的人們都仰頭看著,他(ta)們有一(yi)種(zhong)錯(cuo)覺,仿佛這就是最(zui)後一(yi)戰(zhan),也是那最(zui)耀眼的巔峰一(yi)戰(zhan),甚(shen)至可(ke)能有聖(sheng)人在觀看。

“我(wo)yi)鬧萆僦zhu)必然是橫壓當代!”荒州之人臉上泛(fan)hao)鵒liao)驕jing)粒 粵址燦凶拍mo)名的自信(xin)與崇拜,能在他(ta)們身上看到(dao)與有同焉的自豪。

“我(wo)東州唐雲(yun),絕代無(wu)雙!”東州吳秋生也不甘示(shi)弱。

唐雲(yun)目光凝視林凡,他(ta)從未輕視過眼前這個人,荒州的少山主(zhu),沒有親自執掌一(yi)州是無(wu)法體悟這個身份,以及需要多耀眼才能到(dao)達這種(zhong)程度。

武家老祖武啟曾轉告他(ta),荒州出了(liao)一(yi)位(wei)妖孽。

現如今兩者終于到(dao)達了(liao)一(yi)起(qi),彼此的眼眸凝視,他(ta)們的戰(zhan)場似乎是從無(wu)形之中(zhong)已經爆發(fa)出來(lai),只是尋常人還未曾察覺。

“開始了(liao)!”

白發(fa)男子自語了(liao)一(yi)聲,雙眼也閃(shan)爍異色,九(jiu)洲的兩位(wei)州主(zhu),與眼下爆發(fa)了(liao)。

林凡的眼瞳(tong)有妖異色光芒閃(shan)過,天地萬物在一(yi)剎cai)竅萑肓liao)虛幻當中(zhong),唐雲(yun)只瞬間就感覺立(li)身在無(wu)盡的汪洋星辰(chen)當中(zhong)。

四周(zhou)的時(shi)空,有大星流轉,滾滾壓去,還有無(wu)盡絢爛的星辰(chen)綻放璀璨的光輝(hui)yu)/p>

而一(yi)顆顆隕石大星從時(shi)空處砸下。

“轟!”

可(ke)怕(pa)的氣勢讓(rang)人靈魂都在膽顫,可(ke)唐雲(yun)眼眸卻有妖異色的光芒一(yi)閃(shan),重瞳(tong)在無(wu)形之中(zhong)綻放,金色的雙眼內有一(yi)只眼瞳(tong)挑動一(yi)下,天地萬物勘破(po)虛幻。

然而,眼前的景(jing)象卻一(yi)點也沒消(xiao)失(shi),如同這全部都是真的。

“幻境!”唐雲(yun)忍(ren)不住自語了(liao)一(yi)聲,他(ta)堅(jian)信(xin)眼前的都是幻覺,可(ke)那呼嘯砸下的隕石與大星給(gei)他(ta)一(yi)種(zhong)若不抵擋便(bian)要粉(fen)身碎骨(gu)的錯(cuo)覺感。

“錚!”

身後有劍意涌動,數柄巨劍懸空,其中(zhong)一(yi)並(bing)閃(shan)電之劍破(po)空斬下,那隕石大星在這耀眼的劍氣下直接剖(pou)開,撕裂(lie)成shan)澆jie)。

可(ke)shao)諭餿搜(sou)壑zhong)卻無(wu)不是精神(shen)一(yi)震。

“唐雲(yun),中(zhong)招了(liao)!”

  微信(xin)搜(sou)“酷匠好書(shu)”,關注(zhu)後發(fa)作品名稱(chen),免費閱讀(du)正版全文!更新最(zui)快(kuai)!